知名不具

废柴人生

【绿红】狩猎的羔羊

又是一个短篇,时间线大概是互相有来往以后的一段时间。

我很懒。

————

  FBI数年以来受好评最多的特工、精通社会心理学及行为条件学、可遇不可求的认真学员、品学兼优且特别受疗养院老人家喜欢的邻家阳光大男孩Barry·Allen,目前正面临着他至今为止曲折人生中最庞大、最危险的一个麻烦。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依旧是那个棕发褐眸的男人,依旧是面对面地坐着。只不过现在,两人之间唯一的也是最大的阻隔——仅仅是空气,而不是五厘米厚的防弹强化玻璃和一重重的铁门。

       那时候还有点儿保障不是吗?铁门落锁的声音好歹还给他了点心理安慰(虽然他十分相信就算把这个男人堵在防空洞里面,那能阻挡放射性物质的厚厚水泥壁也阻碍不了他露骨的目光)。

        不过现在是他可是要直面深渊啊。

        困难,进行了质的飞跃。

————

  面前的男人动作无不优雅地执着银制刀叉,手下利索地切割划分着一块三分熟的牛排。
   
        高墙之内他连一枚小小回形针都不允许被持有,穿着打理妥帖的灰蓝囚服好歹算是人模狗样;而现在,这个食人魔身着阿玛尼高定的藏青西装,手持稍一用力就能够割开一点五英寸菲力牛排的锐利刀具,谁知道下一秒他不会一时兴起地就拿着它对准自己的颈动脉来一刀?

  思及如此,Barry开始认真思索。当自己接到这个在外逃亡的嗜血食人魔的一通电话,并被对方邀请今晚在几个街区外的一家高级西餐厅小聚的时候,为何自己会有点傻乎乎呆愣愣地答应了他的邀请并许诺准时赴约,甚至恍恍惚惚地跟他说了声“再见”,而不是当机立断地截停电话汇报上级,查询通话来源将之抓捕归案?

  我不知道。

  已经升职为正式探员的Barry,脑海里又不自觉地浮现出电话那头,优雅的绅士指腹轻轻摩挲过今日头版粗糙的纸面,另一只手拾起公共电话的塑料机身,纤长手指熟稔拨出一串号码。他嘴角依旧挂着那称得上狡黠的笑,他的棕眼睛……

   打住。我不知道。

         被他盯上,如同正在被狩猎。

  他立即挥刀斩断了自己有些危险的想法,伴随着整个身躯微不可查地抖了一抖。

   对面的男人停下了手中对牛排的屠宰,视线上移正巧对准了Barry蔚蓝的眼睛。

  “Barry,你在想什么?”

        被提问者当即就是一愣。

        又是这种被完全洞悉、被完全掌握的感觉。就像他们的初次见面,十分难以忘怀的对话。第一次怀疑自己不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心智,这是相当糟糕的生理体验——比一次性吃下赛百味库存的所有酸黄瓜还要反胃的感觉。
 
        但是那是以前的Barry·Allen,是一只小小的、刚摸到一点儿门道的小土拔鼠。
 
        现在,Barry·Allen可是一只饱经风霜、摸爬滚打许久的大土拔鼠了呢(大雾)!

       饱经风霜、摸爬滚打许久的大土拔鼠先生对于这种被洞悉感表示了深切的厌恶,并决定即时反击,挫灭对方的锐气。

  “……哦好吧,你又从我的面部表情里读到了什么,天才?”

  他的面色极其不善,讥讽的语气简直都要实体化了。 Barry·Allen对于这种就像具有上帝视角的通透口吻极其不爽,所以他行动了。

        他抛出一个明晃晃的挑衅,并自信已经经历成长的自己可以一击驳倒对面的棕发男人。

        排除毋一见面对方就把自己吃的死死的这个事实。

————

  “Well……其实,这很好判断。”

   哦,又是长篇大论环节。他几乎没有克制住给对面的男人甩一个大白眼子。

         这人对心理活动的参透度甚至抵得上十个FBI专业导师垒成一摞,而且其开口的滔滔不绝程度觉得能在演讲界弄个铁饭碗。对于接下来的心理解析,Barry十分真诚地表示我才不听谢谢。

         将讥嘲的目光尽数接受,对面的心理学家却是十分坦然自若,甚至耸了耸肩,表现出了不适时的幽默。

         他的语调十分悠闲,深究下去甚至能斟酌出其中的一抹无奈。


         “Barry。你盘子上的西兰花,快要被你无意识的动作剁成泥了。”

          哈,我就知道你又在……等等等等,你在说什么啊??

           充斥着恶趣味的打量目光此刻直勾勾地投向身体在一瞬间内僵硬的探员。

          此时此刻,可怜的小土拔鼠正认真地思索着“我要不要刨个缝钻进去或者直接开始尖叫?”等诸如此类的哲学问题。

         他的面孔涨成了熟透的西红柿,尖锐的讽刺通通转化成了无以言说的羞恼,缠绕住探员的整个身心。

         见鬼的,我的耳朵要烧起来了!


         而始作俑者毫无自知之明地将下巴撑在手上从牙根深处挤出一点短促的笑声。

         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刚刚的举动当然不太符合礼节,但这惊慌而可爱的面容可是不多见。

         嘿,那就再多逗弄一会吧~

        没错,Hal·Jordan的内心大概是被恶趣味所充斥的。

————

          Barry的头埋得非常低,修长的手指此刻紧紧绞着垂下的餐布,目光垂落到碟中的西兰花碎屑,深吸一口气后呼出挫败满满的二氧化碳。

          品行良好的探员此时也偷偷爆了声粗口,某些对上帝有点不敬的词语夹杂在此时烧昏了脑袋的金发男人的碎碎念中。

          “……老天啊,你这样子的人怎么会有人喜欢!”
  
           置气般地加重了语调,让自己的碎碎念结束于命运交响曲一般慷慨激昂的语调中。他兀的抬起头,正巧对上Hal·Jordan愈发玩味的眼神。

          心里当即就咯噔一下。

           啊,完蛋了。
           鲨鱼,闻到血腥味了。


  Hal·Jordan叉起一小块四方的牛排,将其连同银制的叉子在空中旋转着把玩。

        他的视线又落在此时此刻仍低着头的探员身上:

        “真奇怪,每个人都很喜欢与我相处——呢。”恶趣味地拉长了语调。

         又补了一记刀的鲨鱼先生满意地看见对方的头埋得更加低、脸涨得愈发红,旋即展露出这个漫长夜晚的第一次真心实意的笑容——其中夹杂着满满的得胜意味。



————
说到底,还差的远呢。




————
作者的碎碎念:

Barry啊,麻达麻达迭斯——
小土拔鼠:这个鲨鱼不按套路出牌,我申请退货。
在鲨鱼牙势力下颤抖吧,Naive小土拔鼠哟!

其实,哈尔也很幼稚啊(不是)

咳咳。

总得来说这只是个,心血来潮想出来的小小片段啦。

这篇短文的主要目的是博君一笑,正剧风什么的这么严肃我才不要写。
略略略。

如果我还能够跟着这个梗写下去的话——我的最初设定中Barry小天使是要变黑的。

这篇的Barry还属于半黑不黑,等到去非洲旅游了以后,他就会从土拔鼠进化成狼崽子了(物种也变了吗?!)

不要期待了,接下来流出的大概就是一些片段了吧,嗝。

那……那个!!
各位大佬!!这里一个小透明暗戳戳来求幽灵v4的资源!!还有什么骑士哈啊各种不同地球的哈啊资源统统砸向我吧!!
前几天看了一个大大画的哈尔的合照,但是一半都不认识啊不能忍!!!
就是这样!!幽灵刊资源……拜托了!!!